扫一扫关注我们
想有一方雅室,滋养一生闲情
时间:2020-11-20    信息来源:禅意网    浏览次数:171 次

 “人之不能无屋,犹体之不能无衣。”人要穿衣,也需住所。

 晚明人对屋舍有着极致的审美追求。但他们的屋舍不是富丽堂皇的,而是“平常人家”样儿。窗明几净,一人一桌,一几一榻,简单而又怡然自得。

 王尔德曾说:只有美的无忧的殿堂,可以使人忘却,使人快乐,我们不去美的殿堂还能去往何方?而这“美的殿堂”对晚明人来说,便是众人都在追寻的雅室。

 

晚明雅室之极简

  

 宜简不宜繁,宜自然不宜雕斫。 ——李渔《闲情偶寄·居室部》

“简”是朴素简约。室内简约、明净不杂,室外景致幽曲。

 

 

晚明文人陈继儒的室庐就极为简约。不过“茅屋数间而已,土泥墙,窗糊纸。曲床木几,四面摊书史”。 墙是泥土堆起来的,窗是用纸糊上的,床是竹子编的,桌子是木头搭造的。

极简的茅屋可用“陋”字来形容,然而四处随意摆放的书史,与主人那率真性情,让其“陋室”不陋。 室外,背山邻水与山水为伴。“门在松荫里”松树的绿茵就是他的院子。小园幽径,几丛花,几群鸟或几区亭,几拳石。

 

 

他闲时也会打扫一间房子,让室内的古鼎焚起缕缕香烟,用素色拂尘挥去尘埃。再摆上一张案几,放几本让人读来畅快的书,摆些旧的名家书法范本。 独坐、闲读或煮一壶茶,燃一炷香,然后静赏壁图。

简约而不简单,晚明人的雅室追求的是一种耐人寻味的极简美。在极简的居室中,品杯茶,写幅字,赏花与画……

 

 

晚明雅室之真

得趣不在多,盆池拳石之间,烟霞具足;会景不在远,蓬窗竹屋下,风月自赊。——陈继儒《小窗幽记》

 

晚明雅室,趣不在多贵在真。即便在茅草窗、竹檐下静坐,让清风拂面、明月照人,也会有无尽趣味。浮生余闲,贵在真趣二字。晚明人的真趣表现在对物的极致追求,以度己之心度物,对物品得极细。

 

张岱的“梅花书屋”就是由一倒塌的老屋修建而成的。屋内置一方长条书桌,桌面摆放砚台、笔格、笔筒、笔洗等文房清供。一旁放有瓷瓶或香炉,落花时节还以花焚香。

 

窗外有竹子搭建的凉棚,蔷薇、秋海棠扶于上。有绿茵遮光,又有鲜花点缀。前后院都种满了花。当清风拂面时,吹来阵阵花香。 且于书屋的一旁增设间小房,摆张卧榻、煮壶热茶,疲乏时便在这歇一歇。

 

 

居室不仅可以修生养息,室内之物也可以精致趣玩。

如文人案头上的笔筒,屠隆说“笔筒湘竹为之,以紫檀、乌木棱口镶座为雅,余不入品?”即便只是寻常小物件,他们在选材,原料、制作工艺等方面也是极为讲究的。

 

 

晚明人巢端明用葫芦畜养鸣虫,他在住所周围栽种多个品种的葫芦,并将刻有花纹的模具合在葫芦上,使其长成樽、彝等形状的葫芦。

在晚明,鉴赏玩物本是风雅时尚之趣事,若遇上同好之人,那又别有一番趣味。浮生余闲,得此真趣,人之所幸。

 

 晚明雅室之韵

门庭雅洁,室庐清靓。亭台具旷士之怀,斋阁有幽人之致。—文震亨《长物志·室庐》

“门庭雅洁,室庐清靓。”门前院子干净整洁,房舍清雅安静。室庐一几一榻,摆放不同,繁简各异,便会有不同的韵致。

而雅室讲究统一和谐,要古朴高雅,又不流于庸俗。回归对自然的关注,连接审美体验与日常生活,将自己的信仰、雅趣寄托于一草一木,一桌一椅。尽管是小小的居室也要有韵味。其门窗若建得好,便能产生无穷的雅致情趣,使自然与人文景观融为一体。

 

 

李渔的居室就是他自己亲自设计的。他在《闲情偶寄》中说:“房舍与人,欲其相称”。房舍体现着主人的性情,你的房舍就是你自己。

而且“开窗纱在于借景,竹石可疗俗”。居室里的器物不仅在制作上要有巧妙构思,在摆放间也需繁简得宜。这样,各类家具巧妙多用,以便更新奇美观。

李渔的床用檀木制成,使之躺下能闻到花香;他的帐,有骨服帖,还有加锁蔽风隔蚊。居室中有素朴的瓷杯,淡雅的茶具,诗意的瓶炉……居室中那一件件物,都滋养着他的闲情。

 

 

梁实秋先生说:“我住在雅舍一天,雅舍就一天归我所有”。在雅舍中可以养志,读一书便足以自娱。择一清居,洞察内心,或许这才是人生最高乐境。

雅居,是晚明人的一种生活方式。他们追求简单、古朴,于雅室,焚香、品茗、插花……即便身处闹市,也能有山林之韵。

一室之物不在华丽,只要悦目就好。

一室之雅不在高广,只要舒心就好。

愿你也能拥有一方雅室,滋养一生闲情。

 

 

编辑:云小蝉

来源:禅意网

云蝉设计——环境美学分享

 

推荐文章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
在线投稿 在线留言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
在线投稿 在线留言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